蔚来VS新三板电动车第一股,200亿与20亿的玩法

文/读懂新三板 杜东 2018/09/18 10:31 蔚来汽车 长城华冠

谁能率先杀出一条血路?

新能源汽车,还真是一个大风口。

8月8日,长城华冠(833581.OC)的前途K50正式上市发布;一个月后,蔚来(NIO)正式在美敲钟上市。

虽然股价一直被看空,但成立两年半亏损超百亿的蔚来,上市首日却上演深V,第二个交易日涨幅超过100%,目前最新市值102亿美元,近700亿人民币。才刚开始交付不过千余辆的蔚来,市值秒杀国内一众传统车企。

新三板电动车第一股长城华冠,它想造的是电动跑车,挂牌三年亏损近6亿元,股权融资16亿,目前市值48亿。

这样一对比很是鲜明。但长城华冠的董事长陆群拒绝与蔚来等车企做对比,他表示,大家选择的路径不同,200亿有200亿的玩法,20亿有20亿的玩法,选择没有对错

200亿与20亿,资金量级差了10倍。巧合的是,按最新一轮定增估值,长城华冠估值达74亿,两者也差了近10倍。

玩法不同,确是殊途同归。在新能源汽车这个赛道上,蔚来汽车还是长途华冠,谁能率先杀出一条血路?

/ 01 /

所有造电动车公司的发展历程都是一部融资史

按照蔚来创始人李斌和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的说法,新势力要造车,没有200亿的资金是玩不转的。

的确,特斯拉在美国上市8年,年年亏损,光看近三年,累积亏损就达近40亿元人民币。

造车这门生意,不管是在美国,还是在中国,就两个字:烧钱。

2016年-2018年上半年,蔚来汽车分别亏损25.73亿元、50.21亿元和33.25亿元,总计109亿人民币。

长城华冠也是连年亏损。2016年亏损9882万元,2017年亏损2.3亿元,2018年上半年亏损了2.03亿元,累积亏损5.3亿元。

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,所以不管是特斯拉,还是蔚来、长城华冠,又或者国内其他未登陆资本市场的造车公司,都需要融资来补血。

贾跃亭曾说自己只有10%的时间花在产品研发上,剩下的时间都在找钱。这些造车公司的发展史都是一部融资史

算是这次上市募集的10亿美元,蔚来汽车成立以来,股权+债权总共融资近370亿人民币,背后的投资人含括腾讯、京东等等,不可谓不豪华。

长城华冠挂牌新三板以来已经完成多次融资,总融资额16亿元;2014年至今借款近14.77亿元,股权+债权共融资31亿人民币。

目前蔚来总市值高达近700亿元人民币;按最新一轮定增估值,长城华冠估值达74亿,半年来,二级市场股价不温不火,总市值48亿元,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严重。

也难怪陆群曾经建议,应推进对新三板企业估值体系和方法的研究,特别是对于尚未盈利的高成长企业,应提供一个更准确的估值参考。

简单复制特斯拉的“市梦率”神话显然不可取,新三板投资者与美元基金投资逻辑大不同。两者最大的差异是一个更关注利润,一个更愿意相信“故事”,一位市场人士告诉读懂君,但从蔚来、趣头条上市的表现,这波炒中概股的资金不像美国资金,更像中式打法。

/ 02 /

200亿与20亿的玩法,没有花不光的钱

同为友军,无论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,两相对比,确实鲜明。不只读懂君,外界更是不免将前途和蔚来等新造车企业做对比。

但陆群拒绝这样的对比。他曾对媒体表示,大家选择的路径不同,200亿有200亿的玩法,20亿有20亿的玩法,选择没有对错,“电动车的竞品是汽油车,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面,所有做电动车的人都是友军。”

玩法的确不同。

我们先来看一下,蔚来汽车的钱都烧到哪里去了。

要造车,还是新能源汽车,研发费用肯定是主要支出。2016年-2018年中,蔚来汽车研发支出为:14.65亿元、26.03亿元、14.59亿元,合计55.27亿元;仅今年上半年,蔚来汽车单月研发开支就高达1亿元,人工开支1.2亿元;

另一个大头是营销费用。2016年-2018年年中,营销费用分别为:11.37亿元、23.50亿元、17.26亿元,合计52.13亿元,略少于研发支出。

蔚来汽车并不像传统车企以经销商为主,而是开设NIO House,且每一家体验店都选在地标建筑,如北京王府井东方新天地、上海中心大厦、成都太古里、杭州西湖湖畔等。寸土寸金的地段,无论是租金还是运营成本,投入都不会小。

1

开在同一路口的特斯拉和蔚来汽车体验店

从这个费用构成来看,蔚来汽车可谓很好传承了特斯拉的发展路径。但这些,还都只是烧钱的开始。需要注意的是,2017年特斯拉研发费用加销售费用两大块,其实也只占营收的32%,造车合格率低或许是迟迟难以盈利的根本。

在说造车合格率前,我们先来看下前途汽车20亿的玩法。

前途汽车正式上市量产在即,设立体验店、品牌宣传、市场营销导致销售费用大增,上半年共花出去5338万元,与蔚来一比,毛毛雨了。

而它的母公司长城华冠本身就是做汽车设计业务的,前途汽车目前主要把钱投到生产线的建设中。

2

3

挂牌后完成的3.9亿元的融资中,1亿元用于项目基地建设,最新一轮9亿元融资中,2.4亿元将用于生产线建设,除此以外,3.6亿元补充流动资金。

截至2018年中,长城华冠固定资产7.64亿元,在建工程3.42亿元,几乎全部为造车工厂。

想想也是,造车的良品率提升可能需要1—2年的时间,如果依赖的代工厂出了问题,突然间要更换代工厂,意味着近几年内都无法推出量产车,那显然很受伤。靠谱的或许还是自产。

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说过:“国内最好的几家整车厂,会帮你代工吗?如果选择代工生产,我会天天睡不着觉。一方面是代工的质量不敢保证,另一方面也会影响生产的效率。”

蔚来目前量产靠代工,但是蔚来汽车也计划自己建厂,只不过可能还没有真正动工,真是哪哪儿都要烧钱。

而为了完成50多万笔Model 3订单,马斯克制定了“地狱式”量产计划,亲自出马监督生产。

36氪报道,美国媒体Business Insider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,特斯拉在6月最后一周达到其关键生产目标,但单周生产的5000辆Model 3汽车中有4300多辆需要返工。这意味着特斯拉当周Model 3的首次合格率约为14%,有竞争力的工厂的首次合格率在80%以上,平均范围大约在65%-80%间。

上市8年、年销量10万辆的特斯拉直到现在还没有解决盈利的问题。从这方面来看,不管是蔚来还是长城华冠,要走的路显然还很长。

/ 03 /

都避开与特斯拉正面交锋,

谁能率先杀出一条血路?

据国际咨询机构Frost & Sullivan公司分析,中国新电动汽车市场有望从2017年的70万辆增加到2022年的360万辆,复合年增长率高达37.1%。

加上高补贴,一时间数百亿资金迅速涌入这个赛道。有的还在画着概念车的草图,有的已经将量产车落地上牌。前途与蔚来都进入了产品量产交付的阶段,我们最后来看下它们造出来的车。

从目前推出车的定价来看,两者定位很明显,纯电动车领域的中高端消费者,避开了与特斯拉正面交锋,也舍弃了入门级别的斗争,选择了中间市场。

2017年12月,蔚来汽车在北京发布ES8,7座纯电动SUV,座椅采用2+3+2布局,车长超过5米,轴距超过3米,定位于一二线城市的新生代核心家庭。基准版,补贴前售价44.8万元;创始版,补贴前售价54.8万元。

4

 

2018年8月8日,长城华冠的前途K50正式上市发布,一款双座超级纯电动跑车,车身采用全铝合金框架式结构,前后双电机,系统综合最大功率为435马力,峰值扭矩680牛米,百公里加速4.6秒,最高车速可达200km/h,续航里程380公里。官网显示,补贴后售价68.68万元。

5

当然,从类型上来看,SUV与跑车还是有很大区别,定位、主打人群不同。

蔚来也有一款纯电动高端跑车,EP9—拥有四个高性能电机、四个独立变速箱,整车最大输出功率1360马力,单个车轮最大扭矩1480牛米,0-200km/h加速7.1s,极速313km,定价996万元。

有投资人说,长城华冠也算独角兽了,但做纯电动超跑,小众、风险稍大些。

陆群却认为,小众和大众的概念都是相对的,在中国每年2800万辆的庞大汽车消费市场,即便是小众车型只要找准市场,也会有自己的生存空间。

同时前途也并未把宝都押在跑车上,据了解,前途已建成3个研发平台,分别是K50代表的高端跑车平台,K20背后的小型车平台,还有一个是中型车平台。

蔚来汽车第二个交易日股价翻倍,但市场做空的声音更多,大家都在等着它什么时候破发;长城华冠最近一轮的融资方案是10亿元,最终完成9亿元融资,略有折扣。

虽然都避开了与特斯拉正面交锋,但不管是蔚来汽车还是长城华冠,一个关键问题是,到底什么时候能够盈利?谁又能率先杀出一条血路?

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“来源:读懂新三板”。欢迎监督读懂新三板的内容,如有任何问题,可联系读懂君(微信:ddxinsanban3)

必威集团

更多

必威中国

网站地图